6月份燃油附加费 生效时间
UPS 3.5% 6月1日-6月30日
DHL 8% 6月1日-6月30日
TNT 7.5% 6月1日-6月30日
FEDEX 7.5% 6月1日-6月30日
客服热线 400-090-0802
公司传真 021-39538385
021-39537077
朱小姐 186-1692-0159
郭先生 137-6189-7356
林先生 180-1793-8787
合作伙伴被停航,联邦国际快递再寻新伙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民营航空公司奥凯航空继客运停航之后,又面临着货运业务被合作伙伴——联邦国际快递抛弃的命运。
 
  “能与联邦国际快递这样的500强企业合作,对于奥凯是百年难遇的事情。”奥凯航空一位要求匿名的高管向记者证实,但在双方仅仅合作了一年零九个月之后,奥凯就失去了这位合作伙伴的信任,最终于2008年12月18日解除了合作协议。
 
  “奥凯客运的停航牵涉到货运业务的正常运转,联邦国际快递迫不得已只能选择离开。作为应急方案,它选择了海航集团旗下的扬子江快运公司作为合作伙伴。”一位知情人士称。短暂的婚史
 
  对于奥凯航空总裁刘捷音来说,或许此刻他连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的真正身份,因为他的总裁职务已经被奥凯董事长王钧金宣布解除,但其他几位股东的力挺又为他暂时赢得了头衔。如今,这场出资人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演化为经营业绩和战略思路的分歧,最终导致了奥凯航空的客运停航。
 
  “目前我最关心的事情是何时可以复航。”对于联邦国际快递离开奥凯的事情,刘捷音显然不愿意多说。
 
  早在2007年3月20日,国际快递四大巨头之一的联邦国际快递与奥凯高调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商定五年为限,奥凯航空利用旗下的两架全货机为联邦国际快递的国内快递提供运输业务。
 
  联邦国际快递并没有给予《中国经营报》记者正面答复,而是强调:“联邦国际快递最优先考虑的是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服务,我们总是不断寻求提升我们的服务和改善操作。”
 
  “联邦国际快递认为奥凯违约了,停航影响到货运的运作,导致了联邦国际快递的业务和品牌受到了影响,长期下去甚至可能流失客户。”上述奥凯高管无奈地表示,联邦国际快递的做法也在情理之中。
 
  据悉,当奥凯航空宣布停航以后,产业链上的关联企业担心奥凯的资金链出现问题,纷纷要求奥凯航空以现金结算。“航材公司也是如此,他们要求或者现金结算,或者停止供应。”上述高管向记者解释,目前奥凯航空运营的全货机波音737都是老旧飞机,非常依赖于航材的保障维修。但资金问题又让奥凯无力回天,最终导致了奥凯的货运业务不能正常运营,彻底失去了联邦国际快递的芳心。曾经的甜蜜
 
  对于联邦国际快递来说,合作伙伴奥凯的停航几乎成为一场梦魇。
 
  “当初联邦国际快递选择货运合作伙伴,奥凯也是经历了重重审核。”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最终联邦国际快递决定,让奥凯旗下的两架波音737全货机为它承担国内快递的运送,经营“杭州-广州-厦门”以及“杭州-北京-天津-沈阳-青岛”这一南一北两条往返航线。
 
  坊间流传联邦国际快递每月向奥凯航空支付1300万到1400万元人民币,这对于经营惨淡的民营航空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而且联邦国际快递的品牌知名度更使奥凯航空在飞机租赁、企业融资等方面得到了优待。
 
  “我们与联邦国际快递的合作非常顺利,一年的货运收入可以达到2亿元人民币,而且还有继续扩大的趋势。”上述奥凯高管回忆起从前显得非常留恋。
 
  “扬子江快运从12月18日起与联邦国际快递正式合作。通过将扬子江快运纳入我们在中国的操作体系中,我们可以确保为我们的客户提供高质量的服务。”联邦国际快递如此回复记者。
 
  “联邦国际快递与扬子江的合作模式与当初奥凯一模一样,扬子江利用旗下两架波音737为联邦国际快递运送国内快递,每个月预计能带来1000万元的收入。”扬子江的内部人员告诉记者,联邦国际快递的选择让他们都很高兴。脆弱的链条
 
  “我们寄希望于尽快复航,重新赢得与联邦国际快递的合作机会。”刘捷音告诉记者。但上述奥凯高管表示,联邦国际快递即使回心转意,也很难在中国继续选择唯一一家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复航需要关联企业的信任,比如对航油、航材的欠款必须大部分偿还。
 
  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中国的航空公司就像高速运转的火车,一旦停驶就很难继续启动。“中国的航空公司大多行走在脆弱的资金链边缘。”某地方航空公司的财务总监告诉记者。
 
  以中国的民营航空为例,只需要8000万元的资本金就可以注册一家航空公司,但即使购买一架最便宜的新飞机也需要2亿元。“航空公司往往借助各种融资渠道,以极低的自有资金做着庞大的事业。”上述总监告诉记者,一家资本金在10亿元的航空公司鼎盛时可以将飞机扩张到40架,流动资金达到近百亿元。
 
  这无异于冰面上舞蹈,一旦公司出现经营问题或者市场整体下滑,航空公司就会立刻陷入捉襟见肘的局面。资料:奥凯停航争端
 
  2008年11月20日 奥凯航空董事长王均金以“奥凯管理混乱、无法保证运营安全”为由,向民航局华北局提出暂停奥凯航空客运业务的申请;
 
  12月3日 民航局通报同意奥凯航空暂停客运航班的申请;
 
  12月6日 奥凯的客运航班被迫停航;
 
  12月18日 联邦国际快递结束了与奥凯的合作,奥凯的货运航班也被迫停航。